陈怼怼是小天使

不用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主写夜琴。

懒癌晚期。

嗯就这样吧。

[夜琴]同居日常(叉子迷路了)

叉子迷路了

/小学生文笔,慎入|ω•`)
/ooc,慎入|ω•`)
/这次讲的是叉子迷路了被警察叔叔带回警察局,打电话让阿琴来认领的故事。
/微量黑白骨科,慎入|ω•`)

——

“警察叔叔,我迷路了。”

蹲在路边的夜叉一把抱住了过路的巡街警察鬼使黑的大腿。

“喂啊喂,夜叉你又跑来平安京这里发什么疯,我我我才二十五岁,别别别乱叫。”

“本大爷才三岁,哼。”

夜叉嘟着嘴用手在头上比了个猫耳朵,让鬼使黑有一种他下一秒就会丢小手绢的错觉。

鬼使黑拖着夜叉的衣领,朝在对街巡逻的鬼使白招招手,“啊啊,弟弟弟弟!过来一下,这里有一个智障儿童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鬼使白走过来低头打量着夜叉,“他怎么了?看着挺俊的小伙子啊,不像是有病。”

鬼使黑鼓着腮帮子,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他叫我叔叔,呜,人家有那么老吗?”

“……不老不老,你俩加起来三岁都嫌多。”

“呜哇弟弟又欺负人家了!在天上的爸爸妈妈看到肯定很伤心,呜呜呜……”鬼使黑掩着面装哭,“说不定爸爸妈妈为了安慰人家就把弟弟送给人家做礼物了……诶嘿嘿……”

夜叉可以看到鬼使黑的口水差点滴下来。

“我迷路了。”

——

刚夜跑回来的妖琴侧躺在沙发上懒散地喝着牛奶。

打开手机看见有个半小时之前的未接来电,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想了想回拨了过去。

“喂?请问是夜叉的家人吗?”

“嗯。”虽然是想否认的,但还是出于私心下意识地应了。

“夜叉他……”

“他怎么了?”妖琴的心突然一揪,有点紧张的不等人把话说完抢先打断。

“他很好,只是他迷路了,现在在平安京这边的警察局里,您能来认领一下吗?”

“哦好,谢谢了。”

抬头看了眼表,七点,下班高峰期,应该是打不到车的,于是急急忙忙撒腿就跑。

半小时后,匆匆忙忙跑来还没来得及喘气的妖琴差点被背靠门口抱臂赌气的鬼使黑吓死。

“喂啊喂,你就是夜叉那臭小子的家人吧?他叫我叔叔,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难以言喻的莫大伤害,你先说怎么补偿吧。哼。”

妖琴当机立断,拎起夜叉的衣领逼着他和自己一起给鬼使黑鞠了个躬。

“十分抱歉,先生您看起来其实非常年轻,皮肤也很好,像少年一样有活力并且朝气蓬勃。”

鬼使黑身后的鬼使白有些不安地扯了扯鬼使黑的衣角,示意他见好就收别太过了,毕竟夜叉背后的那位他们现在还惹不起。

鬼使黑反手握紧了鬼使白的手,另一只手轻拍鬼使白的手背,让他不用害怕,他自有分寸。

“嘿嘿嘿,我第一眼看你就知道你跟夜叉那臭小子不一样,是个聪明识理的乖孩子。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大发慈悲地原谅你吧,过来登记完档案就能走了。”

从警察局出来,夜叉的嘴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聒噪地念叨着。

“为什么要给他道歉嘛,我们又没有做错。”

“闭好你的嘴吧三岁的大爷。父亲最近不在家,让你少得罪人你又不听。鬼使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不那么说,指不定以后哪次交易他就以这件事为理由给你找小鞋穿呢。”

“哦哦,那阿琴你这是在担心本大爷,替本大爷着想咯?”

天下着小雨,他们两人是贴着墙根走在别人家屋檐下的。夜叉侧过身,伸手就刚好能把妖琴圈在怀里。

“没,没有,少自作多情了!”

“可是我明明听到阿琴在打电话的时候,你说自己是我的家人啊,而且还没让人家警察叔叔把话说完就担心地打断了。”

夜叉慢慢把脸凑近,空气中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妖琴有些慌乱,想往后退但背后是墙,想避开不去看夜叉的脸,但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最后妖琴只能用双手紧紧地捂着眼睛,强装镇定维持形象。

但一切并没有如妖琴所料。

妖琴只觉得嘴角传来一阵温热的酥麻感。

睁开眼发现夜叉那傻子在认真地捧着他的脸,并仔细舔舐着他的嘴角。

等夜叉的脸退开后,妖琴立马低头掩盖着自己脸上的红晕。

“你你你干嘛啊!”

“阿琴嘴角有牛奶渍,我在帮阿琴舔干净噢,味道跟阿琴一样甜呢~”

——
/深夜放毒哦嚯嚯嚯~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