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怼怼是小天使

不用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主写夜琴。

懒癌晚期。

嗯就这样吧。

[夜琴]不听话小孩

/嗯……私设是叉子比阿琴大八岁
/教师叉x学生琴
/有点虐嗯……
——

“你们打架了?”

办公室内,身为班主任的夜叉坐在位子上,单手撑腮一脸不耐烦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班上学生。

一个托关系进来的和,他家的小孩。

“是。”白发的小孩低头盯着自己踮起的脚尖,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透彻。

“谁先动的手?”

“老师,是妖琴突然像疯狗一样扑了上来,你看,我这里都肿了,还红了一块。”另一个小孩这次先开了口,指着自己脸上的淤伤叫了起来,倒是忽略了旁边妖琴脸上的伤也并不比他轻上多少。

夜叉把目光转向妖琴,他没有说话,那算是默认了。

“检讨一份,然后给人家道歉,去医院看的医药费叫家里人还给人家。”

“可,可是……”小孩抬起头,睁大了眼睛望着夜叉,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你打伤了人家,这就是事实。不必再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这道理你该懂的。检讨改为两份三千字的,明天早自习前交来。”

妖琴看起来还是不情不愿的,只是撇撇嘴眼睛看向别处含糊地应了声“哦”。

夜叉是能感受到妖琴的情绪的,毕竟一起住了十年。但在这里,夜叉的身份就是正直的班主任,他不能对小孩有一点的偏心。

他们仍在迫不得已的道路上不得回头。

叹了口气,揉了揉两个小孩的发顶,然后让他们回去了。

等确认妖琴两人走远了,坐夜叉隔壁桌的鬼使黑才抱着来送作业的鬼使白戏谑开口。

“哟,夜叉大佬,你就这么对妖琴那小天使?”

“嘁,你懂个屁。”夜叉不屑地白了鬼使黑一眼。

“但妖琴是真心对你的啊,你倒好,不冷不热不挑明态度,让人家以为还有希望。诶我说你啊,要真不喜欢人家就早点说出来,我好方便把妖琴小可爱抱回家~毕竟可爱的小孩最招人喜欢了~”

“嗯?风太大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夜叉顶着一脸和善的微笑拍了拍鬼使黑的肩膀。

就连本来安分被鬼使黑抱在怀里的鬼使白也因为这番话而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腰。

“开玩笑的啦……我只要有弟弟就行了啊~”鬼使黑用手圈住鬼使白的脖子,硬生生把人往怀里扯。把下巴抵在人头上对夜叉回了一个微笑,“只要小孩别闹脾气就好了。”

“那你就别担心了,我家的妖琴可比你家的那位乖巧可爱多了,才不会动不动就耍孩子气呢,哼~”一股浓浓的炫耀意味。

“去你妈的我弟才是最乖巧最可爱的!”

“我家小孩才是!”

“叔叔们别吵了好不好……”和妖琴一样十五岁的鬼使白从鬼使黑的怀里跳出来,分别扯了扯二十三岁的夜叉和鬼使黑的衣角。

然后下午妖琴就逃课了。

“夜叉大佬,被自己打脸的感觉怎么样啊?”鬼使黑幸灾乐祸地看着一脸焦虑的夜叉。

“去你妈的,妖琴肯定是因为有什么事。”

“是是是,你大佬你说了算。”

下班回到家时,第一时间冲向妖琴房间,右脸贴在门上,听到从紧紧反锁着的房门后传来写字声后才安心了下来。

万幸,他的小孩回家了。

但叫小孩出来吃饭时,小孩并没有给他任何反应,只是小心翼翼地从门缝里递出一张纸条。

我不饿。

这么冷漠的话语,让夜叉有些心伤。

小孩在疏远他了,这么想着,于是毫无食欲地把饭吃完,草草地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了。

而房间里的妖琴则是把脸埋在臂弯里,有些懊悔。

早知道今早就忍忍,不该打架嘛,先生现在一定很讨厌他吧。

说到先生,妖琴转身从书包里翻出一张明显被撕烂过但又重新粘起来的画。唉,也不知道在先生的生日前还来不来得及重新画一幅,或者把画再重新粘粘,看起来别那么破旧,凑合着送给先生算了。

早上的时候,先生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怕是已经厌恶他了,对他失望极了吧。

嘛……毕竟八年了,再怎么喜欢也会腻的吧。

不知道先生还记不记得他们初见时他说过的那句话,怕是早就忘了吧,但他还一直清清楚楚的记得呢。

“我喜欢你。”

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都习惯于用这种的甜言蜜语讨人欢心,但那些孩子很虚伪,像没有灵魂的木偶。

可妖琴不同,那是夜叉在这个孤儿院里第一个看到的有生气的孩子,那时候的妖琴说出那句话后,就那么笑着望着他,夜叉觉得小孩像眼睛里有星星的小天使。

不假思索地就把小孩抱回家了。

事实证明,妖琴确实是个小天使。长得可爱也就算了,性格也是好的没得挑剔,不会主动跟人吵架,别人要他帮忙也会去做,极少会发脾气,夜叉甚至觉得小孩是不是忘了自己还只是个孩子。

但小孩不是忘了什么,小孩只是因为喜欢先生。

很喜欢很喜欢。

尽管先生对小孩宠爱有加,但小孩仍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就算偶尔受委屈了,也不敢闹脾气。

今天会闹脾气只是害怕先生讨厌他了,不敢出来见先生而已。

夜叉是半夜被尿憋醒的。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夜叉是在回房时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阵笑声的。

毫无生气的笑声,跟他的小孩不一样。

皱着眉走过去,却发现在笑的正是他的小孩,正穿着他的衬衫抱着膝盖坐在落地窗前。

悄悄地走了过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

“哈哈……诶?先生啊?嘿嘿嘿。嗯~”

小孩在哭,眼睛红红的脸上全是泪痕却仍在笑,张嘴是一阵淡淡的酒香,夜叉看了看妖琴旁边已经开封了的酒心巧克力。

“你怎么回事?”

“嗯~啊……抱歉,我看看有没有把先生的衬衫沾上酒渍……啊对了,我洗澡的时候随便摸了一件衣服,没想到摸到了先生的衬衫。先生要是不喜欢,我可以现在就脱下来。”

本来把手缩在衣袖里认真观察的妖琴此刻就要把身上几乎长到膝盖的夜叉的衬衫脱下来。

当妖琴把衣服褪到胸口时,夜叉忙开口拒绝,“不,不用了……”眼睛随意地往妖琴的方向瞟了一眼,便低头捂住了眼睛。

妖琴,妖琴他,除了那件白衬衫外,什么也没穿……

强奸是犯法的……夜叉在心里这么说。

把小孩拉到怀里,“阿琴乖嗯,今天为什么逃课呢?”

“唔……因为先生讨厌阿琴啊,嘿嘿。”

“可我没有啊。”

“但先生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阿琴,嗝,还说阿琴编故事呢。”

夜叉明显一顿,把怀里的小孩抱得更紧,“可我不能偏心啊,阿琴是知道的……”

妖琴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扭头捧着夜叉的脸蹭了蹭,“阿琴知道,但先生还记得嘛,阿琴在小学时候有一次考了不及格,先生没让阿琴吃饭呢~”

“嗯,记得。”

“那时候是有人欺负阿琴,抢了阿琴的试卷逼着阿琴改了试卷上的名字呢,阿琴想跟先生解释,先生也不听,嗝。”

“……”

“还有还有,去年冬天阿琴和隔壁家小孩玩的时候,骂了隔壁小孩一顿,把小孩骂哭了嘛。其实那是因为小孩把先生送给阿琴的生日礼物摔坏了哟。后来阿琴还说谎了,说那份生日礼物丢了。还有前年的时候……”

妖琴像个小媳妇一样絮絮叨叨地诉着苦,夜叉就这么静静听着。

他从没站在妖琴的立场替妖琴想过,他从不知道他的小孩原来受过那么多委屈。

“先生从来都不听阿琴解释的,哼。以前也是,今天早上也是……对了对了,今天早上……”

妖琴说着,从夜叉的怀里挣脱出来,跑进房间里拿出那幅画,展开在夜叉面前。

妖琴画的夜叉自画像。

“嘿嘿……”妖琴明显有些害羞,红了脸。

“这是阿琴要送给先生的生日礼物哦。阿琴上个月那么晚回家,不是和朋友出去鬼混哦,是为了先生而学画呢。”

“先生有看到吧,这里很明显被撕烂了呢。这就是今天早上阿琴打架的原因哦。因为那个同学他说先生的坏话呢,哼,他自己欺负 同学,先生让他罚抄课文,他还不服气,坏人。”

“然后他,他还乱翻阿琴的书包,把画翻出来撕烂了……呜呜,他还说阿琴小气,一幅画而已,但,但这是阿琴要送给先生的,是阿琴很重要的东西……”

“接着去找先生的时候,先生也不听阿琴解释……呜,阿琴知道先生是因为不能偏心,但阿琴就是觉得好委屈呐,因为阿琴很喜欢先生啊,喜欢到这里很痛呢,呜呜呜……”

妖琴跪在地上,把额头抵在夜叉肩膀上,不抬头去看夜叉,眼泪滴到了夜叉的腿上,妖琴用手指着心口处,大声地啜泣起来。

夜叉只觉得妖琴受的委屈仿佛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的心也不自觉地堵得慌。

“对不起……”

—tbc—
/昂,写了三千字,佩服自己
/周末没写作业使劲赶出来的粮,所以质量也是渣上天的
/这个会有事后车的|ω•`)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