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怼怼是小天使

不用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主写夜琴。

懒癌晚期。

嗯就这样吧。

【夜琴】三块小甜饼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头上的亲吻

/暴躁少女叉×诡异温柔琴

夜叉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自己就不应该答应妖琴的邀请出来看电影。

《夺命追魂》和《追魂夺命》,

二选一。

嗯?

WTF?!

只因为妖琴的邀请就开心得蹦哒上天,根本没想过妖琴诡异的脑回路,现在算是有报应了。

报应就是,他自己得抱着妖琴瑟瑟发抖,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不敢看大屏幕,还能听到妖琴那混球球的明显的忍笑声。

mmp。

出了电影院,夜叉因为憋了一肚子气,所以就这么低头直直往前走。

boom——

“辣鸡!这里什么时候立了根电线杆的?!老子怎么不知道?!回头老子去物业投诉你让那管理所的老头子把你拔了信不信?!”

“妖琴师!你这完球儿玩意儿还笑?!再笑一声老子回去不给你做饭了!辣鸡玩意儿!”

“诶诶诶,你走过来干嘛?!”

“不会是想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灭口吧?!看到旁边那个看起来就很八卦的大婶了吗?她一定会抱着为了警察局举报奖金的心而打电话让警察蜀黍抓走你的!”

“妖琴师,老子告诉你,你这辈子就快完犊子了啦!”

“啊咧?我刘海上有脏东西?”

别想着这么糊弄老子!

“喂…阿琴…你别把我刘海撩起来好不好?…好好好,我不吵我不吵…”

“阿琴你干嘛亲我额头?…

……

…阿琴你亲我额头了?!”

诶…额头上好像还有点热热的诶…其实这样…好像也挺不错的呢。

吻干的泪痕

/双镖师古代paro,忠犬前辈琴×没自信新手叉,这个ooc贼严重

“歪?歪?在吗?”

在夜叉门外站了一会儿仍未得到回应,心底不免升起一股焦虑。也没多做考虑,跑到院子里从夜叉房间未关紧的窗子翻了进去。

“你这虫子…怎么了嘛…死了也要说一声啊…”

“也…也没什么事啦…就是大家都挺担心你…”

妖琴的怒意在看到夜叉缩成一团偷偷哭泣的样子时就已经消下了一大半,语气也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妖琴蹲到夜叉旁边,抬手摸了摸夜叉的头,然后便抱膝蹲着等着夜叉的回应。

“阿琴……阿琴……阿琴……”

“嗯?怎么了?”

听到了夜叉轻声叫自己的名字,妖琴转头去看他时,夜叉已经侧过头不让妖琴看到他的脸。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呜……被人劫了镖……”

“蛤?怎么会?你才不会没用呢。大家和我都很喜欢你不是吗?因为你可是院子里最棒的镖师呢!不就是被人劫了一次镖嘛,没事没事哒,不怪你哒,是他们使阴招,太卑鄙了。”

夜叉似乎也是想通了,站起身来。

妖琴跟着站起身来,抬头看到夜叉泛红的眼角时,不由得有点心疼。

他自己都不舍得惹夜叉哭,结果那么轻易就被一群劫镖的卑鄙小人惹哭了。

心里暗暗发狠,想着下次押镖时再遇到那伙人时,定要他们好看。

暗戳戳地踮起了脚,啊咧……好像还有点不够呢……

想着,手又搭上了夜叉的肩膀,在夜叉还在问自己干什么还没反应过来,吻上了夜叉的眼角。

对不起喔,下次一定不会再让你哭了,原谅我吧。

呐呐,以后也一起走吧。

半夜被冻醒心照不宣帮对方盖被子碰到彼此的手

/同居,温柔叉×傲娇琴

“啊…啊秋!”

夜叉迷迷糊糊打了个喷嚏,然后自己被自己吵醒了。不敢开灯怕妖琴会醒来,于是坐起来用手机微弱的光亮往墙上照去。

什么嘛,原来是忘了开暖气,窗也没关紧…不过阿琴有说最近暖气开多了电费有点贵喔,那就不开暖气好啦,给阿琴省点钱好啦。

于是把手机关了,就着赤脚下地,尽量把步子放轻不吵醒妖琴。

把窗关紧再爬上床时已经是一片漆黑,幸好刚才那一会儿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

躺下来快睡着时又想到妖琴会乱蹬被子,于是又困乏地撑着身子坐起来。

闭着眼睛伸手从自己被子边往妖琴那边探去。

诶…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热热的…

睡意一下全无,迅速睁大眼睛打开手机低头往自己手边看去。

另一只手?

抬头时撞上了一对同样带着惊讶的金色眼眸,好看极了。

“你…?我…。”不约而同,异口同声。

就这么楞楞对视了一会儿,还是妖琴最快别开了脸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夜叉嘿嘿笑了两声,心满意足地合上眼,他有看到阿琴耳朵上可疑的红喔。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