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怼怼是小天使

不用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主写夜琴。

懒癌晚期。

嗯就这样吧。

[夜琴] 拐了一只琴

/小学生文笔,慎入|ω•`)
/ooc,注意避雷|ω•`)
/大概讲的就是琴琴离家出走,然后被叉子收养的故事|ω•`)
/算不上多暖心,只是偶然想到的脑洞,觉得很适合夜琴|ω•`)

小雨滴答滴答地落着,顺着妖琴师绑起的长发滴到了他白皙的后颈上。

“唔……”雨水的冰凉让妖琴师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右手攥紧了肩上书包的带子,左手把怀中的琴抱得更紧。

他站在大街中央,出神地眺望着街口转弯处。

放学回到家时,看到那个女人在摔他的琴,他很生气,跟那女人吵了一顿,然后那女人装作一脸悲伤,合着他那所谓的继父硬是给他扣上了“大逆不道”的罪名。

“你要是想,父亲的遗产,我可以一分不要,这个家,我不稀罕。”

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妖琴师就抱着琴背着书包走出了那个令他心寒的“家”。

他没有带什么东西,他的房间里摆满了那女人为了在外人面前装作他们母子关系好而随意吩咐下人们买的东西。

一开始,他还会因为那女人主动给他买东西而高兴,以为那女人还像父亲在世时那样爱着他。

但怎么可能,父亲死后,母亲对他这个拖油瓶剩下的只有厌恨。继父也只是希望着他早日去陪他那长眠于地下的可怜父亲,好让他们早日从他手上夺走父亲的遗产。

现在母亲主动撕破脸皮了,他也就没必要再装着一副孝子模样,那装的让他恶心。也好,解脱了。

但他又能去哪里呢?他仰起头有些迷茫地望着天空,雨水流进眼睛里对不适感让他蹙起了眉头。

起风了。他把手缩进了校服宽大的衣袖里,把琴背在另一边肩上,抱膝蹲在便利店门口的角落里躲雨。

在这种时候,他竟然想起了夜叉——那个让他深埋在心底喜欢却不敢开口只能整天装出一副嫌弃模样的基梅竹马。

他和夜叉第一次见面时,父亲还在世,母亲也还疼爱着他。那时候,他迷路了,也像现在这样迷茫地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他以为自己会找不到回去的路,红着眼圈,也像现在这样眺望着街口。

那时候他想哭,现在也是。

“小妹妹不哭,哥哥带你回家。”在听到夜叉的声音后,他就哭不出来了,反而有些喜悦,但他还是佯装生气怼了夜叉一拳。

后来,他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在各种地方遇到夜叉。

他没去过夜叉的家,但他觉得他们的距离一直都很近

在他有一次想哭的时候,夜叉捧着一摞纸巾出现了。妖琴师问夜叉哪里来的,夜叉说他是刚劫完女厕所来的,要妖琴师给他毁灭赃物。然后就用纸巾一张一张地帮妖琴师擦干他眼眶中的泪水。

他有事情时,夜叉总会一脸滑稽地调侃一番,但还是会在他看不到的时候替他收拾善后。

后来的后来,他就不知不觉喜欢上了夜叉。

他和夜叉,从小学时就互相依赖互相折磨,大概就是班上总是不怀好意看着自己的女孩子们经常说的“相爱相杀”吧,一直到了现在。

夜叉比他大了一岁。但在小升初的考试时故意睡觉,留了一级,然后就和他一直都在同一个班。

当初因为这事,他还跟夜叉生气了好一会儿。后来才知道,夜叉只是想等他,夜叉想和他同一个班、想看着他,和他一起走,所以专门那么做。

妖琴师认为夜叉就是他的命定之人——有些嘲讽,在他喜欢上夜叉之前,他一直都看不起妖狐的这么一套说法。

但夜叉一直都是那么个态度,没有因为不喜欢而收敛,也没有因为喜欢而表白。

想着夜叉,妖琴师不由得鼻子一酸。在初遇时,夜叉就是在街角转弯处突然出现的,像是为了他而来的盖世英雄,没有踏着七彩祥云,但他仍然觉得他无比帅气。但现在他已经在这里蹲着回忆了半个小时多了。

他没有看到他的命定之人。呵,果然不该像女孩子们一样沉迷幻想啊~

“呜……”

他把头埋进了膝盖了,低声啜泣起来。

他希望现在只是个梦,梦醒了,他就能看到他的心上人。

“阿琴——”

嗯?他好像听到了夜叉的声音?

他抬头,睁开红了眼圈的双眼,街角转弯处有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嘛,果然是梦。

但下一秒,他就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不起阿琴,我放学时被老师留了下来,去你家时没看到你,现在才找到你,抱歉。”

“……”

“我们回家吧?”

“好。”

妖琴师笑了。

——End——

/啊……好多bug啊|_•`) 
/不理不理了|ω•`)
/然后这里是个萌新,各位大佬多多关照|ω•`)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