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怼怼是小天使

不用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目前主写夜琴。

懒癌晚期。

嗯就这样吧。

[夜琴]同居日常(阿琴病了)

/小学生文笔,慎入|ω•`)
/ooc,慎入|ω•`)
/成年叉×正太琴(15岁)
/ooc,慎入|ω•`)
/设定是叉子和阿琴的父亲是忘年交,然后阿琴父亲嫌自家儿子太闷骚了,于是把阿琴丢到了酒友叉子家寄养,写的就是夜琴两人互相暗恋的日常同居生活。

——

“头疼么?”

夜叉把手覆上了妖琴的额头,掌心的微凉让妖琴缩了缩脖子,盯着夜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可能是感冒了……你等我找找冲剂……”

“喝了吧。”夜叉把杯子端到了妖琴面前,看着妖琴像猫一样乖巧地将水杯接过,双手捧起小口小口啜饮起来。

夜叉走过去坐在了妖琴身后,扯着妖琴手臂微微用力,便让妖琴整个人都坠入了他的怀里。

妖琴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拒绝,蹙起眉头仰起头与夜叉对视。

“怎么?”

夜叉低头,一双漂亮的金色瞳眸正撞进他的眼睛,让他不自觉地放缓语气。

“别生气了好不好呀?我也不知道会下雨啊,不然就不会让你一个人出去了呀,乖。”

“我没有生气,只是在提防着某个危险的暴露狂罢了。”

妖琴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却让夜叉受到了不可同日而语的扎心。

原来这小孩还在讨厌他啊。夜叉在心里自言自语。

刚来的时候就话不多,每天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拽样。

什么嘛,他干嘛要那么在意那家伙,明明只是一个有着让他讨厌的性格的小孩,但他对那家伙根本生不起气来。

他才不喜欢妖琴,只是怕大哥知道他把妖琴搞病了会宰了他而已。对,他才不喜欢妖琴……才不喜欢……才不!

为自己的迷之心塞找了个借口,然后夜叉就开始理直气壮了。

伸出两根手指掐住妖琴的下巴,迫使他的脸转过来看着自己,垂眸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了他的额头,接着抬起眼睛与妖琴的眼睛近距离对视。

“听好了,你爸现在把你寄养在本大爷家里,那你就得给本大爷乖乖听话,不然本大爷现在就能给你开苞把你就地正法,反正他们说童子鸡味道也是不错的。”

诶?他怎么从来没发现夜叉的睫毛这么长,他都能感觉到睫毛要扇到他的脸上了。呜,呜哇,夜叉的眼睛,紫色的眼睛,好好看诶。夜叉的脸,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呢,好,好帅呀。

他早就知道夜叉身边很多女人,不稀罕主动投怀送抱的,所以他才装了那么久的高冷,让父亲把他送到夜叉这里来,终,终于能近距离跟夜叉接触一次了!

妖琴感动得想哭。

但他忍住了,忍了那么多年的喜欢,再忍多一会儿也没什么所谓。

夜叉的紫色长发拂过妖琴的脸颊,妖琴觉得脸上和心上都痒痒的,这么想着,妖琴倒是红了脸。

“噗,阿琴你这么可爱会让本大爷想干得你三天下不了床噢。”

“混,混蛋!”

夜叉没再说话,拿起一旁的毛巾替妖琴轻轻擦拭他还沾着雨珠的白色长发。

“谢,谢谢。”

妖琴抬头双手捧住夜叉的脸,在他唇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低头小碎步跑开了。

留下夜叉一个人在原地蹦哒得像一只两百斤的叉子。

——第二天

“夜叉,我想杀了你。”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嘛!我……我也不知道那冲剂过期了呀……对不起喔……下次会注意的啦……”


——
/算是六一礼物吧|ω•`)
/讲真,短小不是我的锅|ω•`)
/然后太太们儿童节快乐,永远三岁|ω•`)

评论(4)

热度(37)